Discover with me.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5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香港世貿三啟示

1. 在世貿舉行前,有兩個恐慌製造出來,一是交通問題,預料當時會交通擠塞,從不同渠道呼籲市民改乘公共交通工具如地鐵;二是描繪了南韓農民粗魯性格,於是認為他們可能將沿途商店破壞,某報章指:大戰將臨。 就一而言,交通問題似乎變成更寧靜,紅隧已經沒有出現擠塞,而且車子比平日少了。當然,這不可說政府推斷錯誤,任何事都會有關連,例如政府和東西隧都同意在世貿舉行期間減價,市民因恐慌而改乘公共交通工具甚至到親戚家 (報章報道一名婦女趕上最後一班灣仔碼頭開的960,在世貿期間居住屯門),亦聽過有大學同學回宿暫避,避免遲到考試,第三個原因是政府的恐慌是可能做得較成功,先前東西隧加價,政宣稱車龍長很多,要啟動控制中心......結果塞車情況沒太大改變,首天更沒有塞車。我不是什麼聰明人,所以只能提出數個可能性。 2. 就二而言,農民是否真的粗魯呢,這個見人見智,不過從新聞片段可見,數分鐘都是與警方呈膠著狀態,留心外國片段,坦克、水炮不斷,農民走來走去;香港警方只不過是胡椒噴霧。似乎農民比其他情況和平些,當然另一個情況可能是鴻興道太窄,可發揮的不多。 3. 世貿會議應讓我們提供世界性的視野,但傳媒提供的「世界性」其實是「我族中心主義」(ethocentrism),廿分鐘新聞片段,幾乎全部時間都用來留意農民的一舉一動,其餘報道都是報道香港人對南韓農民和他們的生意,印象只有兩個節目是講世界經濟問題。今日的新聞片段中,只有一兩分鐘提及會議內容。 表面是講世界性,實際是關注香港現有的社會秩序和生計有沒有受破壞,如何防止上述可能出現的風險 (risk),我們仍是自己一個一個的生活,可以不理世貿的經濟,可以不理別國怎樣,但我們有關注世貿 - 對我們日常有規律 (或沒有) 的生活有什麼影響,要依賴新聞、運輸署的消息才能防止風險。有「困難」(世貿對我們生活不便) 時,我們又會說自己比他們和平,他們不和平搞到我們生計比SARS更糟,自己50萬和平遊行是最理性的......香港人是比世界其他人更文明和優越的。 哦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