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over with me.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5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回歸是殖民地的延續

剛好兩年前,現任中大社會學講師的劉紹麟寫了一本名為《香港的殖民地幽靈 - 從殖民地經驗看今天的香港處境》,書的內容很清楚。自己忘了是否讀完整本書 (因為分開數次,而且的確有部分內容忘了),至今天翻開隨便的看看,就殖民地下香港人的思維模式,有兩點我十分同意:
 
(一)
 
香港人不懂得、不習慣將問題上升到一個理論的、文化的、歷史的層次來處理,只習慣從操作的 (o perational level)、具體的層次來思考問題,停留在「行政」(administrative) 的高度來看問題……
 
第71頁
 
這是劉在後來所提及的「admin.思考法」,大概上星期日蘋果日報安德烈寫給媽媽龍應台的信中,提及了德國和香港對禁煙的情況。安所交代的是:香港傳媒都旨在討論公園吸煙區範圍應該如何劃分,但全面禁煙的反效果等原則問題卻鮮有提及。劉更提及以教育萬能作例子,說明香港人對於什麼也以教育來解決問題。
 
小時候讀小學的社會科、至後來的常識科,到中學的經濟及公共事務科,都肯定有「教育」、「立法」這些解決方法,基本上我們已經上腦,學生自殺,解決方案是「生命教育」- 很難想像生命教育到底是什麼﹖因冷氣機所帶來的溫室效應,所以冷氣機溫度應該是25.5度 - 為何25.5﹖沒有.5的冷氣機怎辦﹖(我仍未知怎樣做﹖) 要減空氣污染,搞「無冷氣日」- 無視香港潮濕流汗的天氣。
 
按我的詮釋,劉也有提及「方程式」的方案,有問題一定要這樣做,至於為何要這樣﹖「專家話o既」、「係咁架啦,冇計」,最常見在討論區的「唔俾你……係人情道理……」。
 
回歸十年,程序效率一樣重要,所以「做好呢份工」而不是承擔責任,反思或深入問問為什麼;搞民主從來都是講能否普選。
 
(二)
 
“話說某銀行曾有一宣傳片,片中兩隻公雞在決鬥,狀甚慘烈,旁白說出以下一段做人的大道理,我認為很能總結出殖民地道德的精髓:
 
爭吵互鬥,只有兩敗俱傷……自少得到良好學校教育,家庭教育,養成分工合作,一團和氣,咁樣社會自然進步,欣欣向榮…… (大意如此)。
 
「良好學校教育,家庭教育」要教人「分工合作,一團和氣」,這便是支持社會進步的高尚情操;按此邏輯推論,教人「爭吵互鬥」的教育不是良好教育,甚至是危害社會的教育,因為「爭吵互鬥」結果只會是「兩敗俱傷」……
 
這種「以和為貴」的道德,與前面所談的「admin.思考法」是一脈相承的。殖民地管治正是不希望人把問題上升到原則的、基本立場的層次上考慮,殖民地推動的是和平和諧的道德……”
 
頁86-87
 
首先,「人情」、「道理」已經是支持上述兩點。「一團和氣」即是吞聲下氣,不要影響別人。記得南韓農民來港示威,一位同學因為港島大塞車所影響在xanga責罵他們影響了其他人。世界上沒有城市如香港般會「和平示威」!示威本身就是走投無路、無從協商的情況下表達不滿,更何來溫和﹖有不少人遊行前已考慮對公眾的受影響程度,故此巴士不罷工,只有「按章工作」,可是跟足公司制度卻也被人說是影響公眾。
 
正因為「爭吵互鬥」才有機會找出問題主因,可是電視劇、現實家庭卻永遠因為剛初則口角,就被某家庭成員阻止:「你地一個二個嘈少句。」並不是唯亂天下不亂,只是永遠因這句話有時候吞聲忍氣,問題只會愈積愈多。
 
於是打殺的暴力少了,是真的和諧了嗎﹖要「一家人」,究竟如何協調﹖暫時只發展到,因為「一家人」,所以要遷就,沒有協調討論如何化解,更最後可能只一味建議找社工,或找警察重罰打妻子的丈夫……
 
天星小輪抗議一事很「屈機」,竟然問學生為何 (在小時候) 不回應諮詢文件,而要在臨拆前示威﹖如果學生能回應文件,家長們又會不會說他們荒廢學業﹖由此可見,很「屈機」!
 
我們沒問為什麼﹖又或者我們知道要問為什麼,但要以和諧壓制別人。
 
「點解你同公司投訴而呢度嘈﹖」是討論區間中所見到的。既然公司公關投訴機制這麼生硬,就來討論區引起公眾注意,卻要預料被收口的時候。總之,一人少句永遠阻止理性討論,找出問題的核心。「和諧」從來就是片面的歌舞昇平,權力的反映。實在「屈機」。最糟透的是自殖民開始便要透過政策分化某些人,小販被指影響公眾衛生和違法;綜援被指懶惰;全面禁煙,又像是將吸煙人士迫上絕路,要他們在街上吃令二手煙人討厭;零團費問題在於導遊,導遊的錯,而不是制度出問題;更甚者我們不開心因為我們抑鬱症;驚慌不是沒有人支持,是因為驚恐症。說到這裡,admin.思考令病態心理學得以發展,不開心要檢查自己是否不正常,真正矛盾不快沒有解決。經常要問問自己是否那些「不正常」、是否「小販」、是否被人指責的人,是的就指責他們,分開「我者」和「他者」,批評「他者」,希望「他者」不要影響或出現。
 
所以有禽流感、登革熱永遠都是一字之曰:「殺」!才得以安寧。當然對人不會殺,實際其實「殺」了別人。
 
(三)
 
回歸後十年「我要做好呢份工」,特首經過多年公務員生涯,行政、admin.對他來說是很重要;中央經常說的希望香港和諧,現在香港「多元」、「繁榮」…… 雖然不同意英國所寫的「香港故事」,但從國家主席、特首的口中,我們仍然延續殖民時期所留下來的「香港精神」!
 
我們似乎願意踏出一步去示威,其實沒有那種示威意義和精神。我們似乎認同國家民族,其實只是了解內地經濟。我們似乎很和平,其實「屈機」數別人不是。我們似乎想成為如紐約、倫敦大都會,多元而穩定,其實正如「波叔出城」所諷刺的美國人一樣,有多少是真正包容 (同性戀、其他土生土長的不同種族等)。
 
所以「馬照跑、舞照跳」、「五十年不變」的一國兩制,正如晚會所講,是智慧,延續admin.思考、以和為貴而保留,甚至將「香港故事」發揚光大。
 
參考書籍
 
劉紹麟。2005。《香港的殖民地幽靈 - 從殖民地經驗看今天的香港處境》。守沖社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